“抓一次药四千多元,很容易再返贫”,如何找到贫困户的替代性收入,如何让脆弱的脱贫户不再返贫,是李朝辉等扶贫干部一直思考的问题。

  工行阜新分行办公室副主任李朝辉疫情期间也经常往他所负责扶贫包乡的阜新彰武县后新秋镇乐园村跑。

  2018年,作为贫困村的乐园村已经“摘帽”,但所在村一直有因病贫困的,同时今年的疫情导致外出打工受影响,一部分村民回到家后一直没有走出去,如何让包袱变成动力?如何弥补村民减少的收入?

  李朝辉等扶贫干部了解到,乐园村以种植为主,养殖是弱项,是否可以趁此机会将养殖业尝试一下呢?

  湖羊是太湖保护品种,特点是耐高温和潮湿,耐粗食性,泌乳性好,产羔率高,一家如果养个二三十只,一个女劳动力基本就够用,而且在阜新地区也有村民饲养。

  疫情防控期间,带领村民去实地考察湖羊饲养是不现实的。可是早一天“开工”,对村民来说就是早一点有收入。李朝辉、张树刚等省工行的扶贫干部四处联系,协助养殖场场主安装、调试监控视频,还将乐园村有投资湖羊养殖意向的村民组建了微信群。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全景展示湖羊养殖的饲喂、产羔、哺乳、防疫等操作过程,养殖场场主还现场逐一讲解利润点在哪,让村民们看得详尽细致。

  通过视频,介绍科学化规范化养殖知识,让村民逐渐了解和有饲养欲望。有的村民触动很深,用小本记下来,怎么喂、吃什么、什么时间吃、用不用暖棚、温度如何可控、增重如何更快。目前,村子里有四户饲养湖羊,有意向的村民逐渐增多。随着视频连线的不断进行,村民们的热情越来越高,有村民还研究如何开展商品羊深加工和合作的事宜。

  由于湖羊的货源暂时有限,疫情期间,外地安徽湖北的湖羊如果运来还有一段较长的隔离期,而且一车最少200只起运输,一次性很难完全消化。

  于是乐园村有几家尝试着饲养湖羊,有的村民家里养着小尾寒羊,想搭配饲养,效果好再用湖羊替代小尾寒羊。

  除了发动村民养殖,扶贫干部还在思考能否将养殖大户迁移到村内。乐园村离湖离山都近,冬天有暖棚,秸秆和劳动力都充足,养殖大户真来了,也能带动村内其他有意向的村民。养湖羊的富了,小户也有机会变大户,带动性强。做的人多了,还能一起享受国家产业政策和资金支持等。

  李朝辉这些扶贫干部看重的还是大户的带动作用,这样扶贫才往输血和造血方向良性运转,他们深知仅靠补助是无法持续的。

  扶贫干部尽量把前期的工作办扎实,让村民有养殖动力。“大家的钱都来得不容易,不轻易上手也是正常的。”李朝辉等扶贫干部就帮大家算账,让他们尽快有周期的产出。“不可能躺着赚钱,氛围非常关键,张三李四看到别人做得好,互相带动,整体就会有向上向好向富的气氛。”

  未来,扶贫干部想往集体经济合作社道路多走几步,不局限于小打小闹。李朝辉感慨,扶贫有时更多是改变思想和改变生活习惯的过程,比如说以前吃的咸,知道口重对身体不好时,就愿意改变了。脱贫也是,眼界格局不同,村民们愿意找你唠、跟你学,同时逼着我们也学,大家就会都尝到甜头,他希望和村民们一起做一张扶贫工作的长期答卷。

  来源:“辽沈晚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