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线机长在检查设备。 生产线机长在检查设备。 
总裁关成林向记者介绍公司产品。总裁关成林向记者介绍公司产品。
销售部经理陈建伟(左)在第三条生产线车间向记者介绍产品生产情况。销售部经理陈建伟(左)在第三条生产线车间向记者介绍产品生产情况。

  从辽西一片空地上崛起,以全部家当,投身国内鲜有的高阻隔包装材料;从一条生产线,没有一个客户,到现在三条生产线,成为双汇、伊利等知名企业的主要供货商。十二载艰苦创业,佛瑞达凭着对标准的坚守与执着,终于崭露头角,赢得市场信赖,成为中国包装行业百强企业,中国首批248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塑料包装行业30强,其功能性包装材料研制项目被科学技术部评为“国家火炬计划产业化示范项目”。公司参与国家行业标准的制定,4种多层共挤膜列入“辽宁省工业高质量发展推进产品目录”。然而,这样一家有前景、有后劲的企业,却选择与央企“联姻”,合资合作后只占30%股份,如此舍得,究竟为何?

  请看本报调查——

  引子

  因为疫情,佛瑞达全国闻名。

  3月17日,佛瑞达捐赠价值100多万元的高隔离(特级)医疗废物专用包装袋驰援武汉雷神山医院、辽宁省内三大集中救治中心和辽宁省人民医院。

  这种包装袋是国内首创产品,能将污染物、病菌、微生物隔离在包装内,抗穿刺性强度高,不破损、不渗漏、不溢流、无污染,其高隔离功能是普通医疗废物袋的2000倍,能有效防止医疗废物二次传染。

  但佛瑞达之前并不生产这种包装袋。说起来,这项创新要归功于董事长郭瑞林的敏锐与责任感。

  回到抗击疫情吃紧时,各地医护人员奔赴武汉,舍小家为大家,看他们与家人告别的场面,七尺男儿郭瑞林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总感觉自己该做点儿什么。

  一次看新闻,护士拎垃圾袋的画面闪过,郭瑞林敏锐地觉察到了问题。“这哪行?普通垃圾袋根本无法阻隔医疗废物上的病毒,太容易造成二次传染了,我们就是做高阻隔包装材料的,有能力,更有责任做出医疗废物专用包装袋来。”

  想到做到。20天!利用德国先进生产线,佛瑞达研发出医疗废物专用袋,成为辽宁科技抗疫先进成果之一,公司因此被列入省疫情防控重点物资保障生产企业名单。既为国家作出了贡献,公司又推出了一个新产品。

  押上全部身家闯“蓝海”

  食品安全一直是全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但并非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安全的食品包装,就不可能有安全的食品。

  “‘包装’这两个字,‘包’是婴儿在房子里,‘装’是人拿着武器盾牌,就是保护的意思”,佛瑞达生产车间的走廊墙壁上,甲骨文字体的“包装”二字镶在镜框里,公司总裁关成林边讲解边强调,“从字形上就能看出包装有多重要。”

  我国是食品包装大国,每年有6500亿元市场需求,而10万家生产企业却还在采用上世纪60年代引进的复合包装工艺。这种传统工艺在国外已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先进工艺生产的共挤高阻隔包装材料。

  “前者是几层材料粘在一起,含有胶粘剂、苯等有害物质,易漏气、易破损;后者则无污染、高阻隔、功能强、强度高且易回收。”关成林解释说,新包装材料不仅更环保,还因其对氧气的高阻隔,能有效延长食品保质期。

  目前,国内高性能膜包装材料年产量只有19.5万吨,也就60亿元至80亿元的产值,相对于6500亿元的包装市场需求,连个零头都没占上。要提高中国包装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一片“蓝海”有待征服。

  看好“新包装”的发展前景,董事长郭瑞林决定试水新材料。他把多年做生意攒下的几千万元全部拿出来,从沈阳带了9个人,到朝阳投资建厂成立佛瑞达。即便是12年后的今天,佛瑞达依然是中国北方唯一一家生产高性能膜的企业。

  广阔“蓝海”为啥少人踏浪?

  主要是门槛高。生产线得从德国进口,一条就是几千万元。第一条生产线产能3000吨,上马后,一年时间就满产了。于是,公司以房屋、土地做抵押,从银行贷了3600万元,上了第二条产能8000吨的生产线。

  生产线进来了,运转尚需大量流动资金。几番洽谈,上海一家风投公司同意投资5000万元,佛瑞达又迈过一道资金门槛。可随着订单的增多,引进第三条生产线又提上日程。

  “这一次,多亏当地政府鼎力支持,出抵押物帮我们解决了资金难题。”作为公司创业“元老”,关成林感慨,一路走来,公司每迈出关键一步,都有合作的力量助推。

  现在,佛瑞达拥有德国最先进的生产线3条,先后投入4亿多元,年产高性能膜2万吨,双汇、伊利等知名企业先后成为公司大客户。

  “当初没想到会在这儿干这么久,那时朝阳可没现在环境好,风大、空气干燥,办公桌上经常一层灰。”会计出身的关成林来辽西,除了对董事长的信任,更有对行业的看好,“当时这里还是一片荒地,我们从零开始,从无到有,产能不断扩大,产品不断被认可。如今,这片整洁的厂区已成为当地的典型、全省包装行业的龙头、中国塑料包装30强企业。”

  第一条生产线进厂时的高兴,一天到账5000万元的兴奋,关成林还记忆犹新。“企业只要想发展,总会缺资金,这些年,佛瑞达一步一个台阶,感觉舞台越来越大,越干越有兴趣。”

  对于九死一生的创业艰辛,郭瑞林则一语带过,作为民营企业家,他希望佛瑞达能传递可供借鉴的成长经验。

  得标准者得天下

  “这是洁净车间,比食品厂的卫生标准还高。”

  换上工作装、套上脚套、经过风淋门,进入佛瑞达第三条生产线,销售部经理陈建伟指着运转的大型机器无比自豪地说,这是从德国引进的11层流延生产线,目前世界上生产塑料薄膜最高端的设备。

  “这样的小卷就可以直接发给客户了,这批货是河南双汇的,用来包装香肠、火腿等。”陈建伟告诉记者,以前这样的高阻隔包装材料国内生产不了,得进口,国产化后,高性能膜的市场价格就降了,但标准却被拉高了。

  “我们没有完全按照标准,我们是自己创造标准,”郭瑞林说,佛瑞达从成立那天起,就坚持高标准,光是研发费用就投入1亿多元。

  公司注重科研与生产相结合,与北京化工大学建立长期产学研合作联盟,聘请北京化工大学博士生导师江波教授团队与佛瑞达的领导和科技人员成立了新型多功能包装材料工程中心。还与德国的高科技企业开展国际技术合作。迄今为止,佛瑞达拥有3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专利技术,连续三届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企业参与国家行业标准的制定,在此基础上,又制定了高性能膜新材料(佛瑞达膜)的企业标准,被中国标准化研究院鉴定为“国内领先,部分指标超过欧美、日本”。

  郭瑞林介绍,公司建立了先进的GMP食品级净化厂房,严格按照HACCP(控制食品安全和风味品质最好最有效的管理体系)进行管控,执行国际制造标准、检测检验与可追溯流程,实现了质量可监控、可溯源体系;通过了ISO9001、 ISO14001、ISO22000管理体系和BRC、FDA等相关认证。

  “得标准者得天下”,因为佛瑞达膜的高标准,公司先后得到双汇、伊利的认可,并成为其主要供货商。

  “第一条生产线正式投产后,当时还没有客户,我直接找到伊利,对于这种没用过的新包装材料,伊利答应试一试,拿出一小批次产品让我们做。”郭瑞达说,以前伊利奶的保质期也就五六天,用新包装后,保质期延长了好几倍,“货架期长,自然有利于打市场,半年后,伊利成为公司第一个大客户。”

  成为伊利大客户用了半年时间,双汇则用了一年。关成林告诉记者,大企业在选择新的包装材料前,先期都是小批量试用,用好了才会订货,因为有个市场投放期,所以周期较长。“这期间,公司得针对客户的产品特点研发设计出适用的包装材料,投入很大,要先付出才行。”

  关成林给记者讲了个小插曲。第二条生产线试产期间,董事长三番五次催促上海投资方的人先回去,过一阵子人回来了,他才解释原因:“调试产品期间生产线要不停运转,一天就费掉30多吨材料,相当于50多万元,一个月就是1000多万元,怕人家心里承受不了!”

  自己创造标准,光有领跑意识不行,还要真金白银地投入,不“舍”哪有“得”。

  出于对佛瑞达膜的高度认可,双汇不仅将其确定为主要供货商,还决定把东北生产基地落户到朝阳。“不仅赢得一个大客户,还招来一个大项目。”关成林异常自豪。

  佛瑞达用实力印证了中国制造的魅力。中国包装联合会副会长评价其起点高、定位准,短短数年快速发展成为包装行业百强企业,可谓后劲十足。

  企业做大了就是社会的

  “你看,我们将来的新工厂就是这样的,全部智能化,基本不用人工操作。”

  4月23日,在佛瑞达会客室甫一坐定,郭瑞林就急着让工作人员播放新材料产业园项目宣传片,“公司将投资10亿元,分三期建成亚洲最大的高性能膜产业基地,5年后,示范区内企业年加工能力达到30万吨,年产值超过100亿元。”言语之间难掩兴奋之情。

  其实,早在三四年前,郭瑞林就有了建产业基地的想法,但苦于没资金,在大大的梦想面前,佛瑞达像一只小小鸟,显得势单力薄。

  梦想照进现实,源于合资合作。

  去年,在朝阳市政府鼓励下,佛瑞达与中民集团达成合作共识,共同组建“中民佛瑞达(辽宁)高新科技材料有限公司”,佛瑞达占30%股份。

  中民集团是世界500强企业,资本雄厚,控股企业达70多家,以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制造等实体经济为基础,总资产规模超900亿元,有实力实现佛瑞达的发展愿景。

  “之前还有抵触情绪,合资合作辛苦创立的公司不就成了别人的了吗?”郭瑞林话锋一转,现在看,合作太正确了!思路决定出路,央企的资源和市场给了佛瑞达更高的平台。

  跟着大船好出海。郭瑞林深有感触,“东北民营企业习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缺少合作意识,这样就无法发展壮大。”合资合作让佛瑞达又攀上一座高峰,眼前呈现的是又一番景象。

  高性能膜新材料产业示范区一期规划用地300亩,总投资10.9亿元,项目达产后,年产高性能膜7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0亿元,安置就业500人。目前,项目征地已完成,正筹划设施建设,预计明年初达产,届时将形成绿色环保循环产业链。

  “合作貌似吃亏了,但10亿元投资,公司一分未出,却占30%股份,就是3个亿,这是亏了吗?”关成林笑眯眯地反问记者。

  而且还有更长远的发展等待着佛瑞达。“通过10年开发建设,要把项目建成年产值超过500亿元,利税超100亿元的中国膜产业基地、中国膜交易平台、中国膜材标准检测中心,继而成为亚太地区最大最强的新材料产业集群示范区。”

  不仅如此,佛瑞达还将与中国包装联合会、中国包装总公司、中铁建发等共同合作,通过资源共享、融合发展、促使产业集聚,通过企业产业化,产业链条化,集约数字化,数字平台化实现成本巨降,价值倍增。

  企业的发展如同一个人的成长,是不断合作的过程,佛瑞达走到今天,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朝阳市龙城区区长作为项目管家,提供保姆式的服务,市委书记为促成合资合作,语重心长、百般叮嘱。”郭瑞林说,企业做大了就不再是自己的了,而是社会的,企业家想的也不再是自己赚钱,而是为国家出力。

  “中国的希望在于中国人自己的觉悟。如果每个行业都有人执着地把自己的事业与国家联系起来,而执着于这项事业的人,不但能够成为自己这个行业的领袖,为自己与社会创造财富,而且有机会跻身于世界这个大舞台,为世界创造价值和财富。”

  著名企业家曹德旺的话,郭瑞林正努力践行。在他眼里,企业家就是一群家国情怀特别浓厚的人。

  来源:北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