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冰和他惦念的胡阿姨。

  “太高兴了,我一直惦记的胡姨今天出院了!”

  3月23日上午,记者与辽宁驰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韩冰进行视频连线。“这几天,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我要战斗到最后一刻。我所在的医院是武汉最后留下来的十家定点医院之一,收治的都是危重症患者。不过情况一直向好,前一段时间我们病区的患者还有四十多人,现在就剩十多人了。”

  “希望抚平他们心头的创伤”

  连线中,同事问韩冰累不累,他说:“现在比之前好了一些,刚来时下了夜班,睡一会儿,第二天早上5点又登上了班车。累是肯定的,可大老爷们没啥扛不了的事儿。”

  说到刚刚出院的胡姨,韩冰笑了,“经过40多天的治疗,她终于好了。昨天,胡姨给我发信息,说我在她心中就是沈阳的‘臭小子’,她说过这就是把我当儿子的意思。”

  韩冰所说的胡姨60多岁,刚来的时候,胡姨已经进入浅昏迷状态,胃管和尿管都上了,当时大家都担心,胡姨能否挺过这一关。用药、上高流量吸氧,在生死边缘徘徊的胡姨被辽宁医疗队抢救过来了。有十几天,胡姨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的那些天,胡姨的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解决,开始的时候,胡姨排泄到床上了,不好意思喊我,实在没办法了,才红着脸很小声地招呼我。她那时说话费劲,大口喘着气,断断续续说:太不好意思了,真的麻烦你了。”韩冰说,这时候,东北人的豪爽管用了,他直白地告诉胡姨:“您要是及时喊我,您不遭罪,我也方便,收拾起来不麻烦,您要是磨叽一会儿,咱俩都费劲。胡姨一听也是这么个理儿,以后,我们俩配合得极其默契。”

  连线中,说到胡姨,说到他的患者,韩冰哽咽了:“这些患者,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上了这个病,他们的生活一下子就改变了。尽管恐惧,他们还是很坚强。我希望我是那个能带给他们希望的人,抚平他们心头的创伤。”

  “她记住了我,记住了我的医院”

  韩冰说,照顾危重症患者,最主要的是给他们信心。怎么给?就是话聊。同样一件事,你可以说:这个病比较重,还有很多天才能好,要慢慢治疗。你也可以换一种方式说:你一天比一天好,一定要有信心。“我采取的是第二种方式。一线的医护都能感受到,患者的心态很脆弱,即便知道自己的病挺严重,但一听到还要住院很多天都会上火,有的患者血压直接就升高了。胡姨就是这类敏感的人,我和她说话,就是鼓励,就是点赞。我在病区的体格子是最大的,胡姨开始不怎么熟悉我,时间长了,一看前方走来一个把防护服撑得最庞大的人,胡姨就知道我来了。”

  15天,胡姨可以双鼻道吸氧了;20天,胡姨可以坐着了;25天,胡姨扶着可以站起来了;30天,胡姨可以下地了……病情一旦好起来,速度就可以用突飞猛进形容。让韩冰感到遗憾的是,胡姨好转之后就转到其他病区了。“我经常去看看胡姨,几天不去还挺惦记她。胡姨出院前,还手写了一封感谢信给我。”韩冰说,信的最后,胡姨感谢辽宁医疗队,括号里特别提到了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胡姨的这几个字,让我有些激动。患者记住了我,记住了我的医院,幸福感爆棚原来是这个感觉!”

  韩冰一直是医院的“歌唱王子”,这两天他利用休息时间,改编了一首抗疫歌曲,为武汉加油,其中有两句是:“哪怕要拼了命来抗击疫情,相信我们会永远坚持到底,永不放弃。”

  帅正新闻、沈报全媒体记者  樊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