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16日电 题: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记者 李金磊

  最近,“996” 工作制持续刷屏网络。

  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这一工作制正遭遇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弹和抵制,也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

  在这场大讨论中,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朋友圈支持“996”的往往是老板们,他们一边说不会强制员工“996”,一边端出心灵鸡汤:“996是巨大的福气”、“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每个人都必须有拼搏精神”。

  而反对“996”的人则多为普通员工,吐槽“工作996,生病 ICU”、“996加班公司黑名单”、“996有多苦”的话题轮番登上微博热搜。

  有人抱怨完,但在“不加班就走人”的压力下不得不继续“996”;而也有人无法接受“996”,毅然选择逃离。“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拿命换钱”的低欲望人群正在悄然而生。

  “除了工作,我还有家人和生活”

  ——“妈妈在做手术,我在医院加班”

  一家中国公司招聘了一位日本研发人员,上班第一天他对部门同事说:“我在日本就是个加班狂,希望大家能跟上我的节奏。”一个月后,他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们这样加班,是相当不人道的。”

  这虽然是一个段子,但毫无疑问,程序员是“996”工作制的重灾区。”工作 996,生病 ICU”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自嘲。

  程序员加班有多恐怖?在北京当了8年程序员的80后刘力深有体会。“其实程序员何止是‘996’,简直是‘007’,随时随地需要加班,我去哪儿都得背着电脑。”

  “刚认识我老婆的时候,两人去逛街,半路领导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不得不回去加班,把她一个人扔在商场里,一段姻缘险些就此断送。”刘力说,为了不再发生这种事儿,就专门买了个小电脑,走到哪里都背着,随时开工。

  令刘力最崩溃的一次是,陪妈妈去医院做手术时,接到领导布置的一项紧急任务,不敢拒绝的刘力不得不在医院病房里打开电脑加班。“当时真的是欲哭无泪。”

  无休止的加班,休息日也要随时待命,年纪增长后身体逐渐吃不消,再加上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和照顾家人,对家人的亏欠,以及在北京买房的遥遥无期,都令刘力心生退意。

  今年,刘力选择了辞职,准备回老家发展。“现在还没想好干什么,就是不想干程序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