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尽热闹的“世俗狂欢”

  转眼到了市民经济发达的宋代,有了经济基础,人们很快把民俗过出了新花样。不止君王与百姓同赏元宵,据说还有官员派发小红包。

  手工业水平上去了,花灯更加精巧。宋代,元宵赏灯活动整整持续五天,逛灯市是一件十分赏心悦目的事情,还有各色小吃,游人通宵达旦,络绎不绝。

  个别时候,元宵赏灯都有可能提前。《宣和遗事》记载,宋徽宗宣和五年时,“从腊月初一日直点灯到宣和六年正月十五日夜。为甚从腊月放灯?盖恐正月十五日阴雨,有妨行乐,故谓之预赏元宵。”

  大词人辛弃疾大概也逛过当时的夜市,所以才在文中感叹:“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形象地说明了宋朝灯节花灯数量之多。

  猜灯谜随着花灯的繁盛而兴起。人们把写满谜语的纸条贴在花灯上,谁猜中了都能得到小奖励。在娱乐活动缺乏的古代,这样的益智小游戏出现没多久就风行起来,至今还颇受喜爱。

  明清以来,元宵节花灯没有太多新鲜之处,但后来却增加了舞狮、跑旱船、扭秧歌等“百戏”内容,别有一番新意。

  这才是中国古代版“情人节”

  除了热闹的活动和各种表演,元宵节还有一个挺特别的“功能”,后来也因此被人唤作是中国古代实质意义上的情人节。

  民俗学专家萧放解释,有这个叫法,是因为元宵节是古代难得的两性可以接触的时间。

  元宵节的狂欢,给了深闺女子晚上出游的机会。在程朱理学盛行的宋代,她们依然能到街市去观赏花灯,尽兴游玩,即便深夜不归,旁人也不会多加苛责。

  由此,年轻男女有了互相结识的机会,一见钟情的例子多得很;有些原本便是有情人,只不过借着元宵节来约个会。

  大文人欧阳修写过一首《生查子·元夕》,流传至今:“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好不容易出来观灯,女子们往往会费尽心思把自己打扮得十分漂亮。可惜的是,灯会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中如果一时忘情,遗落首饰是比较常见的了。

  所以,古人记载“至夜阑则有持小灯照路拾遗者,谓之‘扫街’。遗钿堕珥,往往得之。”大概是很真切的描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