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法治频道>法治新闻>正文

合肥被官二代毁容少女索赔360余万

来源:新浪辽宁法治频道2015年2月4日【评论0条】字号:T|T

  2015年2月2日消息,北京。“少女毁容案”的被告人陶某被判刑至今已有两年,这起案件却并未因此画上句号。获悉,这起案件的民事赔偿部分将于2月4日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 这一天,周岩和她的母亲李聪已足足等了三年。

  她3年多来进行了5次鉴定。周岩将诉讼请求的赔偿金额由116.8万余元变更为367.6万余元。法院这次民事开庭因考虑涉及个人隐私问题,同意了被告不公开审理的申请。休息的时候周岩总喜欢抱着自己的大毛绒玩具,这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与一次次的鉴定过程相比,周岩的治疗更加煎熬和漫长。 每天早上不到5点,李聪便起床为周岩的康复训练做准备,泡药、涂药、按摩、复健……这些活动不断重复着,直到深夜。晚上躺在床上时,周岩早已筋疲力尽。即使在没有埋扩张器的时候,周岩睡觉仍需要在肩膀下面垫三个硬枕头,让头部高高地从枕头上垂下。这是为了使做过植皮手术的脖颈皮肤尽量分开,不被疤痕粘连在一起。“那种足以脑充血的姿势,就是我现在每晚必须保持的睡觉姿势。”周岩说,夜晚全身疤痕加剧的痛痒以及精神折磨,使她三年来夜夜失眠。即使疲惫睡去,梦里始终无法摆脱梦魇的侵袭。

  即使在没有埋扩张器的时候,周岩睡觉仍需要在肩膀下面垫三个硬枕头,让头部高高地从枕头上垂下。这是为了使做过植皮手术的脖颈皮肤尽量分开,不被疤痕粘连在一起。“那种足以脑充血的姿势,就是我现在每晚必须保持的睡觉姿势。”周岩说,夜晚全身疤痕加剧的痛痒以及精神折磨,使她三年来夜夜失眠。即使疲惫睡去,梦里始终无法摆脱梦魇的侵袭。

  2014年8月15日,周岩第一次走出了医院。在一个媒体朋友的介绍下,她答应去位于北京善各庄的一家画室,与画室的老师学习画画。“其实也不是真的打算学画,主要是为了锻炼周岩手部的活动能力。”李聪说。 从周岩住的医院到14号线的善各庄,周岩必须要先坐公交,再坐地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拥挤的人流,这意味着她要勇敢面对所有路人的眼光。“说实话,当时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好心人给周岩让座,可还没等她坐下,旁边两个与她一般大的女孩却一下子站起来逃开了,“好似我是个怪物,误入了人类的世界”。

  周岩始终忘不了2011年9月17日那个傍晚,16岁的她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回家过周末,进门、卸包、换鞋。此时,追求她的同学陶某也尾随她进了房间。“啊”的一声惨叫,周岩变成了一个火人,一旁的陶某则手拿打火机,呆呆地站着。惨剧瞬间发生,周岩的人生也就此改写。李聪回忆,事发后,陶某家人曾称会尽力帮助周岩进行治疗。在周岩进行第四次鉴定时,陶某的母亲曾来北京与他们一起开听证会,但自始至终双方都不曾交流。后来,李聪曾试图联系陶某家人,协商民事诉讼的相关问题,但电话未接通。日前,根据李聪提供的电话,再次试图联系陶某的母亲仍然无法接通。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