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上商所)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主办的“2019第三届中国(上海)国际期货论坛”在上海成功举办。论坛上,各界嘉宾围绕期货行业的对外开放、创新发展以及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进行了充分探讨和热议。

  中国期货行业的国际化路径

  对于本届论坛而言,诸如“一带一路”、期货市场创新等都成为诸多嘉宾热议的焦点,然而,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和国际化,显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在本届论坛的开幕致辞中表示,十八大以来,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取得了新成绩。而这一成绩主要体现在保税交割试点全面展开、引入境外投资者取得重大进展以及与境外证券期货市场机构股权合作取得新突破三个方面。

  据了解,就保税交割试点而言,在上期所率先开展铜、铝期货保税交割试点的基础上,大商所、郑商所相继开展了线型低密度塑料、甲醇、铁矿石等期货品种保税交割试点,为引入境外投资者打下了坚实基础。

  而在引入境外投资者方面,方星海表示:“我们充分利用有利时机,抓紧推进原油期货国际化进程。”

  不仅如此,在谈到与境外证券期货市场机构股权合作取得新突破时,方星海介绍说,中金所、上交所、深交所等3家交易所联合竞购了巴基斯坦交易所(以下简称巴交所)30%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中金所、上交所与德意志交易所在法兰克福合资成立了中欧交易所,并上线了首支衍生品——沪深300指数ETF期货合约。部分期货公司收购境外期货经营机构,成为主要国际交易所的结算会员。

  尽管成绩有目共睹,但从商品定价机制看,当前国际上主要的大宗商品已从传统的生产商或贸易商主导定价,逐渐转变为由相关多元各方参与的期货市场主导定价。“在国际贸易定价体系中,中国的声音还很弱,虽然中国商品期货成交量已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位,但主要由于没有足够数量的境外产业企业和机构投资者参与,期货价格的权威性还不够。发展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对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方星海表示。

  对此,武汉丝楚文化负责任表示,当前全球化退潮正为人民币参与大宗商品定价权提供了一个战略良机。在他看来,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过程当中,恰好是建立新的定价体系的绝佳时期,而目前全球大宗商品正好处在下行过程当中,是建立新的贸易规则和定价规则的好时期。

  “原油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原油国际贸易格局正在发生变化的时间窗口,原油期货要国际化,千载难逢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对于下一步积极有序地推进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方星海给出了几个方向:要加快引入境外投资者的步伐;扩大境内外交割区域;开展灵活多样的对外合作;鼓励期货经营机构国际化发展;加强与境外监管机构的跨境监管合作。

  尤其在谈到引入境外投资者时,方星海表示,把原油期货作为我国期货市场全面对外开放的起点和试点,平稳推进原油期货上市工作。积极推进铁矿石等条件成熟的商品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支持和鼓励更多合格的境外投资者参与国内商品期货交易。同时,积极研究金融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的方案,为我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供更加多样的风险管理工具。

  作为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原主席,蒂莫西·马萨德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认为,期货市场必须有全球的参与,因为现货市场本身就是全球化的交易,金属原油尤其如此,中国期货市场走向国际,一定要吸引更多的国际参与者。

  此外,胡俞越也给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期货市场国际化路径选择,那就是交易所国际化、品牌国际化、投资者国际化。

  “一带一路”带来的开放新契机

  纺织行业作为我国传统的支柱行业之一,在2011年前后经历了换挡减速之后,今年各项经济指标有所回升,尤其是化纤行业增速明显,对外出口大幅增加,网络零售成为纺织行业的热点。

  按照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所言,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输出国,制造能力世界顶尖,亟待寻找新的发展机遇。

  而眼下,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这种发展机遇已经到来。

  数据显示,在纺织行业贸易方面,今年上半年全球总出口额1240亿美元,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累计429亿美元,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出口区域。

  而在投资方面,去年纺织行业全球投资26.6亿美元,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达6.4亿美元,其中以周边如新加坡、越南等国家为主。除了周边国家,还出现了向非洲国家延伸的趋势。

  其实,“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绝非纺织行业独享,也已成为期货行业对外开放的契机。

  在胡俞越看来,“一带一路”建设可以实现一箭三雕:第一,可以促进中国经济战略转型,促进中国产业的国际空间转移;第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几乎都是资源型国家,我国可以通过“一带一路”来有效利用这些资源,因为大宗商品安全体系,就是资源可控制、价格可承受;第三,可以形成以中国为主导的贸易规则。

  不仅如此,各交易所很显然也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发展空间。郑商所总经理熊军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有着丰富的化工、能源、农副产品等资源,与郑商所上市品种契合度也很高。郑商所的棉花、白糖等期货价格已经成为相关企业贸易定价的基准和经营的依据,PTA、甲醇等期货价格已经成为国际相关行业的“风向标”。对郑商所而言,只有国际化发展,才能巩固并扩大自己在国际市场的定价影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新加坡交易所上海区总经理陈世亮表示,全球海陆贸易已经从欧洲走向亚洲,50%到60%的航运贸易都是在亚洲。新加坡交易所的证券、债权、衍生品市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会受到正面影响。

  而巴交所副总经理游航认为巴交所在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中资企业和其他企业提供融资平台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他指出,利用巴基斯坦交易所资本平台为“一带一路”尤其是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提供融资方面是巴交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据记者了解,中欧国际交易所由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和德意志交易所共同出资设立,于2015年末在德国法兰克福开业,是重要的欧洲离岸人民币金融工具交易平台。

  德意志交易所北京代表处首席执行官姒元忠认为,在中欧国际交易所平台下,可以跟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协助实体,帮助他们去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期货创新与服务实体步伐加快

  除了对外开放之外,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也是本次期货论坛的重要议题之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任兴洲在演讲中说,在助力农产品价格改革中,期货市场进行了积极的实践和创新,包括完善市场规则、健全品种体系、优化交割机制、创新“保险+期货”模式等方面。她认为,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正在进一步深化,而服务于这种改革,就需要加快期货市场创新发展。

  对此,郑商所理事长陈华平表示,要持续推出新产品新业务。“郑商所将积极响应国家发展和实体企业需求,努力争取各方支持,推动苹果、红枣等期货品种早日上市;在确保白糖期权平稳运行的基础上,积极推进棉花、PTA期权研发工作;适应实体企业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争取尽快推出场外交易平台。通过这些措施,使郑商所的产品种类更加丰富,产品体系更加完善,产品结构更加合理,服务方式更加多样,以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陈华平表示。

  不仅着力开发推出新品种,郑商所还计划着力做深做细现有品种。据陈华平表示,郑商所将根据现货市场变化和实体经济需求,适时修改完善业务规则和期货合约,平稳推进PTA、动力煤期货连续活跃相关工作,促进现有品种功能更好发挥;完善产业企业服务体系,坚持开展“点”“面”基地建设,引导更多产业企业参与期货市场;继续深入推进“保险+期货”试点,研究推出更多支持实体企业利用期货市场的政策措施。通过这些措施,提升市场运行质量,扩大市场服务范围,为产业企业利用期货期权管理风险创造更加良好的条件。

  其实,近年来,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期货业创新业务焕发勃勃生机,其中的“保险+期货”业务,多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在服务三农方面效果显著。

  新纪元期货副总经理李刚介绍说,从2016年开始,“保险+期货”服务三农模式至今已运行了三年,期货交易所逐年扩大业务试点范围,期货公司则不断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从价格险到收入险,包括场外期权、订单农业,“保险+期货”业务模式越发丰富,服务三农效果显著。

  “新疆是我国最大的棉花产区,当地有一半以上农民从事棉花生产,每年棉花收入占60%,可以说近年来新疆饱受棉花价格波动之苦,因此利用好期货这类市场化工具规避价格波动风险尤为重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西部银力棉业副总经理马力表示,受各方面条件制约,棉农短期难以直接参与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而“保险+期货”业务的推广,降低了棉农的参与难度,既能将棉农亏损降到最低,也保留了棉花价格上涨时农民获益的机会,提高了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在服务三农方面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尽管如此,有行业人士建议,期货公司与保险公司要不断优化保费成本,同时呼吁政府实行长效补贴。另外,期货和保险两个行业要加强协作,进一步提高效率。

  此外,新纪元期货副总经理王成龙建议,“保险+期货”业务应争取与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合作,形成融资、担保、保险+期货多位一体的新模式,为高保障水平的价格保险引入担保功能,增强农民、地方政府参与的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