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瓦房店9岁女孩患脑膜瘤仍坚持上学

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 2012-07-11 09:27:06

  辽沈晚报讯(记者 刘红涛)两位老师、一名学生、两张考卷。在农家的火炕上,一个特殊的期末考试准时开始。

  这个考试比其他学生提前了两天。也许是9岁女孩顾程程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考试。

  炕头上的期末考试

  7月9日上午9时许,大连瓦房店市李官镇西阳台村草道沟顾长伟家,李官镇中心小学大队辅导员陈维宁老师和一年二班班主任迟文雯老师带着期末考试的卷子,来给9岁的顾程程进行一次特殊的期末考试。

  顾程程坐在小炕桌前,两只小脚从炕桌下探出头。遵照临时考场纪律,程程的父母可以在房间内“陪考”,可以给孩子喂水、擦汗,但不允许说话,不许做出任何干扰考生的举动。“长颈鹿有多高?这是一道选择连线题,你看看这些选项,30米高? 3米高?还是10厘米高? ”迟文雯老师用手在桌子上比量着,“10厘米大约这么长,长颈鹿是这么高吗? ”

  程程用大大的眼睛看着老师的讲解,最后将长颈鹿与3米高的选项连到了一起。

  程程很瘦,原本合体的校服现在也显得肥大;由于手术和放化疗,仅在额头上有一块巴掌大的头发;头部右侧是手术后缝合留下的密密的针眼。

  两张卷纸近半小时的考试时间,程程的双腿坐麻了,换个姿势继续考试。父亲顾长伟实在忍不住,跑出屋外偷偷抹眼泪。

  迟文雯老师说,无论程程能答出几道题,这两张卷纸都会被评满分。他们想让孩子知道,只要努力去做,就会得到满意的结果。

  上课痛得流汗 奶奶“陪读”

  由于家里距离学校较远,程程比同龄的孩子上学晚了两年,一上学就因为学习态度和成绩好被选为班长。“这孩子回家后,啥事都没有写作业重要,我们干点啥都得等她学习完了再干,就连吃饭都得推后。 ”父亲顾长伟说。

  今年2月份春节前后,程程开始头痛、眼睛痛,有时候痛得在床上直打滚。“到医院去检查,发现脑袋里长了个东西。 ”顾长伟说,医院说孩子得的是脑膜瘤,必须手术,费用预计需要30余万元。

  “和亲戚朋友借了四五万元,连手术费用都不够。孩子天天吵着要回学校上课去,我们只好放弃了治疗,回到家中。 ”顾长伟说。

  回家后,程程拎着小书包继续上学。担心程程在学校发病,奶奶每天守候在学校门口,直到放学。“孩子经常在课堂上头痛得流汗,我就让她奶奶进屋等着。 ”校长那宝江说。

  迟文雯老师说,程程从来没在课堂上大声喊过痛,起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程程经常咬牙流汗,“程程的眼睛非常大,很漂亮。在她的眼睛里你看不到痛苦,只有一种渴望。每次上课的时候,我讲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被这双大眼睛收纳……”

  同学捡瓶子卖钱捐款

  4月3日,程程在亲友的帮助下,进行了开颅手术,摘除了一个比程程拳头还大的肿瘤,化验为恶性肿瘤,需要长时间放化疗。

  那宝江校长在学校发动了“帮助顾程程同学”的活动,一个月募集了2万余元。“我们没有要求孩子们捐款,但是孩子们都捐出了零用钱,老师也捐了;后来镇里有些人知道了,直接送到了学校。 ”陈维宁老师说。

  六年一班的顾成龙同学跟另外两个同学,放学后在外面捡水瓶子,每个卖0.35元,卖了100多元钱,都捐给了程程。他还写信给程程加油:“我会拾很多瓶子换好多钱给你,虽然钱很少,但是是你活下来的希望……”

  有了捐款,顾长伟带着孩子来到沈阳治疗。 7月2日,因费用花光,再次被迫带着孩子回家。

  一场特殊的升旗仪式

  7月9日早上7时30分,作为李官镇中心小学第19周升旗手,顾程程穿着显得非常肥大的校服,站在了操场上。近400名师生看着程程升起国旗,掌声响起。

  第一堂课,程程的奶奶被“特许”坐在教室门口。由于长时间在医院治疗,程程落下很多课,书本上很多字都不认识,听着同学们朗读课文,程程很着急,汗水从脸颊滑落。奶奶赶紧掏出手纸,打算去给程程去擦汗。程程晃了下脑袋,制止了奶奶。

  由于身体虚弱,一节课没结束,程程已经直不起腰,小小的身子几乎要蜷缩进课桌下,但她还是坚持着上完。“孩子听说学校这两天就期末考试了,说啥也要等着来考试。”父亲顾长伟说,“医生已经打电话催我们了,如果这时候放弃或延误治疗,癌细胞将迅速扩散,不出半年,孩子将离开人世。 ”

  顾长伟再次借到1万多元钱,这笔钱仅够一个星期的放化疗费用。考完试后,程程又来到沈阳就医,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还会不会被迫放弃。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辽宁教育频道

辽宁教育频道

传道、授业、解惑……学习、工作那点事我全知道。

http://weibo.com/eduln

教育资讯排行

专家微博

道听图说

热点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