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浑南,你想干点啥?

  说来说去,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味道,每片区域都有自己的气质。

  在上海,一条黄浦江把城市分成东西两端,曾经人烟稀少的浦东新区,如今经济飞速发展,成为上海人嘚瑟的新资本,不绚烂不成活,是浦东的写照。

  在沈阳,一条浑河把城市分为南北两侧,曾经芳草萋萋的浑南区经过改造兴建,如今已成为沈阳人生活工作的宝地。而不乐活不成活,就是浑南的最新写照。

  正如香港人讲究风水,有水的地方就有乐活的生活,在浑南,你便离这种生活更近了一步。高耸的楼宇、新建的商场、琳琅的美食店、文艺的咖啡馆、放松的休闲场所,一切都是时尚新鲜的,这都是浑南独有的。

  究竟什么是乐活,说白了就是不只爱地球,也不只是爱自己和家人,而是两者都爱的生活方式,跨越地理、种族、年龄的限制,渗透地球人的生命理想,这就是“乐活族”。他们包容又有开创性,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拿人人离不开的美食而言,那是人们割舍不掉的城市味道,乐活族善于发现美食、倡导有机的美食理念,又能通过美食读懂城市。

  欧阳应霁曾经这样写他理解的香港味道:“味道是一种神奇而又实在的东西,香港也是……味道也是一种载体一个平台,一次个人与集体、过去与未来的沟通对话的机会。要参与其中,很容易,只要你愿意保持一个愉快的心境一个年轻的胃口,只要你肯吃。”

  那么你所理解的浑南味道,又应该是何种味道?这种神奇又奇妙的东西,当然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尽相同,但或许一屉蒸饺一碗骨汤一桌火锅或者一碗豆腐脑,都能给你答案。

  哦,现在你知道了,看似简单的食物浓缩的其实是人对城市无法割舍的情怀。况且,这情怀又何止美食一种。在浑南,中央公园空气中丰富的负氧离子、棋盘山的夏日虫鸣与冬日白雪、东方美术馆的艺术气息、轻轨上的便捷惬意、白沙岛的午后阳光……品味起来都是独特的城市味道。

  东北人话语粗糙,一句“你嘎哈去?”能透出天生喜感,在大浑南,一切那么包容,你可以接地气地“上饭店整口酸菜粉条”,也可以“去咖啡馆喝个下午茶”,就像欧阳应霁说的那样,只要你愿意保持一个愉快的心境一个年轻的胃口,那么干啥随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