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日报讯,沈阳城市名称与浑河密切相关。浑河在历史上,曾被称为“辽水”“小辽水”。班固《汉书-地理志》曰:“辽山,辽水所出。”这里的辽山指浑河源头清原滚马岭,而辽水实指对应于“大辽水”(今辽河)的小辽水,即今浑河。

  今沈阳城建于公元前300年,即秦开筑边哨候城之时。直到唐末辽初,辽太祖在候城故地重修方形土城,名为“沈州”,古老的“小辽水”才被“沈水”名称所代替。元统一后,在沈水之阳重建沈州城,并擢升其为“沈阳路”。明末,努尔哈赤从辽阳迁都沈阳,使之成为后金都城;1644年清朝迁都北京后,沈阳为留都;1657年清朝以“奉天承运”之意在沈阳设奉天府,故沈阳又名“奉天”。当时,继位的皇太极将后金改为清,尊沈阳为“盛京”。从此,沈阳取代辽阳而为东北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皇太极统治的17年里,接着修建皇宫和沈阳内城,又加修了外城。城市规模宏大,蔚为壮观。

  清王朝对沈阳的贡献不仅是在这里建立了“两代帝王都”,更重要的是给沈阳留下了众多的城市建筑遗产,为沈阳日后成为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奠定了基础。

  前年初秋,陪同外省人大一位领导在沈阳市内参观游览。

  上午去清昭陵。清初两位帝王努尔哈赤与皇太极都生死眷恋着盛京这块宝地,死后均葬于此,一为福陵,一为昭陵。这座建于顺治元年(1644),初步完成于顺治八年(1651)的帝陵埋葬着皇太极与孝端文皇后。此后,康熙、乾隆及嘉庆各朝又曾多次改建和扩建,并形成最后面貌,其间,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四朝四帝先后十次亲祭昭陵。

  清昭陵保护区占地48万平方米,现存古建筑38处。在金瓦红墙中,构成昭陵另一个壮丽景观的是陵后苍翠的古松群,原有五千棵,现存两千余棵。那些树龄逾370余年的陵松,寿命与昭陵同长。虽然地势较高,却从不干旱,永远是郁郁葱葱。北陵公园以其古老历史、神秘皇陵和松林景观,已成为皇陵和现代园林完美结合的游览胜地。

  客人看了昭陵大为叫好,但有一个问题却令我迷惑。帝王的陵墓一般都会选择依山面水的地理形势。如福陵,整座陵墓便是背倚天柱山,前临浑河,万松参天、层楼朱壁,于山形迤逦、百水回环中,尽显威严气势、苍然古色。在其之前的新宾县永陵,也是背靠启运山,前临浑河最大支流苏子河。如果沿沈阳城南的浑河逆水而东,到铁背山再折而向东南,便可到达在浑河与苏子河汇合处的苏子河腹地的永陵那里。有永陵、福陵这些先例在,我觉得,风水先生对陵墓面水的问题无论如何都该考虑到。虽然昭陵是建在平原上的,但已注意了对地势的选择,为相对高一些的坡岗,那么,他们对河流水源会不在意吗?如果没有一点水,此处怎么可能被选中呢?但在昭陵,我没有看到大一点的河流列于陵前,只见到神桥下一条细细的名为玉带的小河。

  “神桥”是清帝王陵寝中普遍使用的建筑形式。它既有装饰陵寝建筑的作用,又有实用价值。每到雨季,神桥可以保护居于高处的陵寝之水的排泄。昭陵神道桥为建陵初期的建筑,是一座三孔拱形石桥。过去是青砖铺面,两侧护栏雕有“宝瓶天拱”及“俯莲式”望柱头,桥两端有守桥石狮子。但至嘉庆年间,即已“砖石朽烂,多有坏损处”(《嘉庆十年档案》)。虽然嘉庆帝颙琰于13年间曾两次来昭陵祭祀,道光帝旻宁也来过昭陵祭祖,破损日趋严重的神道桥,却始终未得修整。

  如今的神桥是新中国成立后维修的。虽然久经风雨,桥栏板、柱头雕刻也不如昔日清晰细腻,但其姿色仍不失华美、庄重,与昭陵其他建筑一样,都成了我们可以追寻历史的凭迹。但眼下,它的那一汪水却解决不了我的疑问。

  午餐在紧邻北陵西侧的友谊宾馆。我提议下午去参观新乐遗址,以便使客人对沈阳更为久远的历史有个全面了解。

  新乐遗址在友谊宾馆的斜对面,穿过黄河北大街就到了。新乐遗址于20世纪70年代初期发现,先后进行了四次挖掘,在近18万平方米的面积中,发掘房址30余座,出土各类遗物3000多件。新乐遗址从文化内涵上可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其中,以下层出土的房址和遗物特征明显,构成独立的文化体系,被学术界命为“新乐下层文化”。

  参观展览中,意外看到一张浑河古道图,西向倒的丫字形河道,位于现浑河河道与沈阳城之北。新乐遗址恰巧在紧靠北面河畔的高台上。解说员说,是浑河孕育了新乐文化,但后来改道了。问她浑河何时改道却说不清楚了,但她说,新乐遗址正门外现在还有一条小河叫新开河。古人生前死后的居址和墓葬的选择都是要靠近水源又高出水源的,新乐遗址当时紧靠浑河是应该的。而那些网坠,也正是靠河而居的先人渔猎的重要工具。

  这让我豁然开朗起来,与新乐遗址近邻的昭陵的前面也一定会有河流会有水。难道是昭陵建设之前,浑河古道的河床还在,还有积水?

  送走了客人,我开始搜寻资料。先发现了史上的“昭陵十景”之说其中有一景为“浑河潮流”,应指浑河改道前河水泛涨的情景。有一则关于此景的传说,也可旁证浑河原先的故道在昭陵之前。有次昭陵大祭,正赶上河水泛涨,前来祭祖的官员全被隔在对岸,不能按时祭陵,官员因此受罚。为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便将浑河改道沈阳城南。可见,此传说中的昭陵前浑河涨水的背景可信,但浑河因此改道的说法却有些牵强。

  至于浑河改道的时间,《东北古迹遗闻续篇》中的一段记载可为参考,“省北八里二台子村,有一关帝庙,曰观泉寺……考金辽时,浑河之水,曾由寺前东流,故此寺名为观泉寺云。”由此可知,于观泉寺中所观之泉即为浑河古道,也就是说,此时浑河尚未改道。

  7000多年前,浑河主河道是流经沈阳城北的,之后浑河的改道应该不止一次。从《辽东志》中可看出,明代的小沈水是“东自浑河分流”,且其书所标绘的浑河主河道与今浑河的走向大致相同。《辽东志》始修于明正统八年(1443),浑河最后改道城南的时间应在此书修撰之前。而皇太极死于1644年,之间只有200年间隔,浑河古道仍然存在是完全可能的。

  这样,昭陵前有浑河流过便有所依凭。显然,直到清人修建昭陵时,浑河古道的河道还在,河道仍然有水。只不过已不是主河道,而是浑河的一条支流。还有可能在修陵时,即把浑河古道流经昭陵段之水引进陵园内,即神道桥所在的护陵之河玉带河。  

  之后,我又开始探讨新乐遗址前的新开河与浑河的关系。

  既然名为“新开”,就不应该是老河道。我查找过新开河的资料,才知道,原来新开河是清末民初挖掘的一条人工运河。《奉天水利局时务细则》中关于开挖新开河有系统阐述:宣统三年(1911)春,奉天当局为了更好地利用境内蒲河、浑河水利资源,扩大奉天西部、北部水稻种植面积,决定在蒲河与浑河之间开挖一条人工河道,以浑河为源头,蒲河为河尾。新开河起自县治东南7.5千米浑河右岸东陵上木厂村南,经大北边门、小北边门,到北陵。后又继续西向挖掘,经塔湾向西至刘家窝棚注入蒲河,使浑河与蒲河衔接贯通,河渠全长27千米。

  但这条运河并不是新开的,而是沿着浑河古道挖掘的。《沈阳县志》里记载,新开河曾名水利河,是沿古河道重新挑挖的人工河。《北陵志略》记载更为准确:“陵前之河,原为浑河河身……上世纪初水利局为种稻田使用水利,又重新掘开此河,名为新开河。”看来,昭陵与浑河自古便是相连的。新开河是利用故河道的低洼地势做进一步的挖掘,从而使昭陵与浑河有了更深度的连通。新开河到北陵段,继续给玉带河输送水源,致使神道桥下一直有流水,并能在桥之两侧泊存起河水为湖泊。人们现今用以划船的湖中之水,其实就是浑河的活水。更为重要的是,这不竭的河水还湿润着陵园的土地,滋养着陵后的数千棵陵松,保证了它们从不会因为干旱而死亡。

  这是昭陵的神奇之处,不管陵前河流如何变化,昭陵之园始终有浑河之水流动护围着。由此也可推断新乐遗址南门外坡下数十米的新开河段,即是浑河在沈阳境内早年的古河道走向,事实也的确如此。新乐遗址被发现后,专家对遗址前的沙河子沙土矿进行了科学检验鉴定,结论是,“它是一条古河道,水域宽阔,流量很大”(《新乐遗址概述》)。

  如此说来,新乐遗址与昭陵在同一条纬线上,且只有一道之隔。这不禁令人称奇,时隔六七千年的两次生死居址的选择在地理上竟会如此接近!为什么这些古遗址都集中在这里?从地图上看,原来这一带地势较高。沈阳城北有一条长形高坡地脉,由西到东排列,依次是塔湾、新乐遗址、昭陵、上岗子,直到浑河之畔的东陵所倚天柱山。而浑河古道丫字形北道,便是在高坡地之下延伸开来的,正是今新开河流经地域。有人说,这些长条形的高地,是浑河古道于千百年的流淌中,携带大量泥沙沉积于河谷,自然堆积而形成的。而丫字形南道,则是现南运河之走向,看来,南运河也是循浑河古道的河道基础进一步挖掘疏通而成的。

  那么,现在剩下的唯有赞叹了! 对于浑河古道沈水之阳这块风水宝地,新乐人有眼光,努尔哈赤有魄力,而为皇太极陵墓勘测地理的风水先生尤为智慧。经过反复查找才得知,选定昭陵地址的是钦天监官员杜如预、杨定量二人。日后,二人正是因为选择皇陵风水有功而免遭了凌迟之刑。

  盛京二帝两陵是中国古代建筑中的精美杰作。无论选址与建设,还是陵寝的布局,无疑都是成功的。无论是初建之时,还是后世,赞誉之声不断。乾隆年间盛京诗人缪公恩《城楼远望》诗曰:“无边景象望中来,城上高楼近帝台。四塔佛光魔日月,二陵佳气接蓬莱。山川盘郁风雷壮,阡陌纵横锦绣开,万祀龙兴重根本,天经地纬缅鸿裁。”1928年,到东北大学创办建筑学系的现代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曾考察过沈阳福陵、昭陵等建筑。后来,梁思成在《中国建筑史》中充分肯定了盛京两陵在陵园建筑形制上的独特性:“至始沈阳昭陵、福陵,陵垣高厚如城垣,上施垛堞,建角楼,尤为罕见之例。”

  还有沈阳故宫,也依照原貌完整地保护下来,成为北京故宫之外,唯一一座封建王朝都城帝宫。沈阳“一宫二陵”早于1926年至1929年便先后以博物馆和公园形式对外开放,新中国成立后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7月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将清“一宫三陵”(沈阳二帝陵及新宾永陵)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一条河,一条古时称为小辽水、后来称为沈水、现在称为浑河的河。造就了“万祀龙兴”之地的浑河,可谓功莫大焉!